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容式接近开关 >

湖南特色小镇:立足三湘大地尽显蓬勃生机

发布日期:2021-06-10 17:16   来源:未知   阅读:

  “湖广熟,天下足。”暮春时节,时雨纷纷。在三湘大地上,一个个特色小镇如同雨后春笋般飞速崛起,为“春耕”赋予了新的定义:

  安化的皇家茶园唱响流传千年的采茶歌,浏阳的花木小镇产销两旺,常德的桃花秘境又开启世外桃源的探秘,永顺的芙蓉镇从电影照进现实,新化的文印小店开遍全国,邵东的小五金继续撬动国际大市场……

  这样的“春耕之变”,始于2019年。湖南省按照工业、农业、文旅三个类别,遴选出50家省级特色小镇,做足产业文章,着力打造了一批形态小而美、产业特而强、功能聚而合、体制活而新的特色小镇,助推区域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会上900余家企业参展,参展人数达10万人次,成交额达70.18亿元;108家企业线上直播带货,海外交易额达14亿多元,占整个博览会总成交额的20%……这是邵东第五届五金机电博览会交出的成绩单。

  “镇上规划引进五金制造上下游企业,完成向全产业链延伸的目标。”仙槎桥镇党委委员、副镇长黄必杰解释道。

  “千年冶铁史,百年五金名。仙槎桥五金铸造史至今已有2000年。”黄必杰介绍,仙槎桥小五金生产历史可追溯至汉朝,因铁矿、锰矿和煤资源丰富,用土法炼铁铸造刀剑由来已久。到了明末清初,当地铁匠开始制作刀剪,小五金应运而生。

  “1套全自动化智能设备,8道精加工工序,产品加工精度能做到0.05毫米以内,我们生产的扳手可以剪断一根头发丝。”湖南宁庆航空航天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申小明介绍,该公司落户仙槎桥五金小镇后,2020年为邵东五金行业重点配套打造了一条智能生产线月发布全球首台套高档钳智能自动化生产线后,供不应求,仅邵东就采购了近50台套。

  黄必杰介绍,目前该镇已形成一条完整的全产业链,从新材料研发与引入,到模具设计与生产,再到机床制作与加工,一分钟就可以生产一把扳手,如今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全世界70%的扳手和钳子都产自仙槎桥,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五金名镇。

  规模以上企业57家,年产值超70亿元,60%以上产品远销欧美、中东和东南亚,带动就业2.3万人……这个2019年获批的湖南特色产业小镇,2020年就交出了满意答卷。

  “中国文印看新化,新化文印在洋溪”。上世纪70年代起,新化洋溪的第一代文印人在外流动维修打印机,凭借过硬的维修技术、业务能力和“一帮十、十帮百”的乡情纽带,新化人的打印店逐渐开遍全国。

  经过50余年发展,新化文印在全国开设有15万余家文印门店、2000余家耗材经营企业、3000余家复印机再制造和经营企业,形成了从打字复印、绘图晒图,到文印设备回收与再制造、耗材制造与经营的完整产业链,年产值达880多亿元,占据全国文印市场75%以上的份额。

  “我在外面开了3家店,一有时间就会带小孩回家乡。”48岁的杨忠伟是村上众多在外从事文印产业的村民之一,虽然在贵州开店已经10多年,但他依然很关心家乡的建设,在家乡建起了新房子,加入了村里的爱心会,每到过年大伙就会给村里的五保户和大学生送去红包和粮油。

  如今的文印小镇,人富了,环境好了,文印产业也越做越红火了。 目前,全县回乡注册的文印企业已达1400余家,有5.3万人从事文印产业,遍布全国15500多个县市级城镇,小镇的文印之路越走越开阔。

  目前,特色小镇已成为湖南加快县域经济发展、推动城乡融合的重要载体。为进一步促进其发展,湖南省财政安排专项资金,支持首批30个特色小镇建设,并出台《湖南省支持省级特色产业小镇发展的政策意见(2019-2021年)》,从要素支撑、规划引导、资金支持等方面提出15条政策干货,形成支持小镇发展工作合力,相应制定《省级特色产业小镇评价考核标准(试行)》,对特色小镇提出规模水平、吸纳就业等方面的发展指标目标,形成引导小镇发展的评价标准体系。在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当地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

  清明节后,细雨初歇。湖南省安化县田庄乡高马二溪村,曾经的皇家古茶园内,茶农们开始了延续千年的采摘。

  “茶叶一开园,村道就是车水马龙,车子都开不过。”54岁的高甲溪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谌贵祥介绍,早在开园前,自己便收到了600多万元的黑茶预定款。

  出生于茶山的谌贵祥,用半个多世纪的光阴,见证了安化黑茶的兴盛。自家茶厂几经易址,从益阳市区到安化县城,如今开到了家门口。离茶园更近,茶商们也更安心。

  凭借“黑茶第一村”的美誉,这个人口不足两千的小山村,1.7万亩茶园每年能收获1万担黑毛茶,产值约1.5亿元,精加工后能达到3亿元。村民仅在田庄乡农商银行,就积累下2亿元的存款。

  高马种茶,始于唐宋二代,盛于明清两朝,扬名于道光咸丰。高马二溪茶盛,不仅有省级文物清道光御赐“奉上严禁”茶碑可考,更有唐代陆羽所著《茶经》可鉴。

  “一亩茶园,一年就能有1万元纯收入。”田庄乡党委书记周欢民介绍,这个曾以劳务输出为主的乡镇,自2007年起便定下“做好高山一片茶”的发展思路,举全乡之力将田庄茶业打造成富民强乡的扶贫产业、振兴产业。

  据悉,安化计划五年投入建设资金100亿元,确保实现小镇吸纳就业3万人以上,年产黑茶5万吨,年接待游客1000万人次,年综合产值100亿元以上,年创税5亿元以上。

  比起安化在重山之中开出片片茶园,浏阳市柏加镇在长株潭“绿心”核心区造出一个花木小镇,就显得写意不少。

  春回大地,行车在柏加镇,和绿意撞了个满怀,阵阵花香更是让人沉醉其中。全镇3万多亩的花木产业种植面积,不仅展示着“百里花卉走廊、万顷苗木基地”的景象,也让小镇成为长沙东部经济走廊的最美风景线。

  “以前虽然也是做花木,但和现在真是不能比。”一家人与花木作伴半世纪,柏铃村村民陈佰雄对于柏加镇的花木发展史,早已了然于胸。

  据《柏加镇志》记载,上世纪20年代,柏加人陈熹赴日本留学,带回宫川、龟井两种无核蜜橘,将其种植培育在当时的柏加镇铃泗村中洲岛。而后,他将一部分良种果苗赠予当地农民,并授予栽培技术,使得橘树逐渐在柏加普及。

  上世纪70年代,陈佰雄的母亲便开始种植柑橘。“那会儿种柑橘,卖价不高,还辛苦得很。”陈佰雄回忆说。与母亲不同,陈佰雄通过给花木造型来增加产品价值,并请教儿子通过网络销售,让自己苗圃的各类花木,远销上海、广东等地。

  从父辈的“单一种类种植”,到自己的“造型增加价值”,再到下一代的“网络线上销售”,这不仅是柏加花木产业的发展轨迹,更是当地花木产业发展的历史缩影。

  下一步,柏加镇将挖掘柏加苗木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探索“产业+文化+旅游”新型经营业态;鼓励建设精品园林和休闲农庄、主题园林餐厅、主题民宿等热门农业休闲旅游场所,打造研学基地、众创家园、文化板块、游乐中心等功能聚集、形态新颖、设施齐备的产业全价值链。 绿色柏加,伴着花木飘香,正蹚出一条乡村振兴的新路子。

  “健康发展,才是特色小镇的可持续发展。”在特色小镇的建设过程中,湖南打出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的一整套组合拳:大力开展整顿规范工作,着力解决特色小镇概念泛化问题,清理和淘汰了一批问题小镇;严格把好筛选关,制定评价标准,为不同类型特色产业小镇筛选提供了主要依据,在特色小镇候选阶段,便邀请各领域专家进行评审推荐,湖南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和常务会议研究,确保小镇特色鲜明、符合要求。

  日暮时分,溯溪而上,桃源深处,桃花点缀山间,一场《桃花源记》溯溪实景演出正在此上演。

  就在四年前,群演刘明祥一家还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如今,他和他的30只羊,已是现场备受游客关注的明星演员。

  今年55岁的他,家在桃花源旅游管理区桃花源镇清江铺村,因患小儿麻痹症留下残疾,腿脚不便,一家三口全靠养羊和种田勉强糊口。

  2017年,《桃花源记》刚开演,“意外”当选第一批群演的刘明祥也迎来了转机。头戴斗笠,身着白衣的他,在溪水边放放羊,每晚就有140多元的出场费,这让他尝到了“桃花源”文旅资源带来的甜头。

  “白天下地种田,晚上上台演出,每年光是演出收入就有三四万,2019年底我们家就脱了贫。”刘明祥自豪地表示,“现在我儿子也在景区工作,他是游船上的‘武陵渔郎’!”

  据了解,这场实景演出中,像刘明祥父子这样的“本土”演员已达96%,这在全国山水实景演出中本地化率最高,演出还创下一晚6场的国内同类演出最高纪录。

  “创建成果相当来之不易。”桃花源旅游管理区宣传统战教育局局长李宁感叹,“从2011年开始,我们就陆续对景区提质改造,建成了9大景观项目、50个配套项目 。在田园山水游览的基础上,推出天工六艺坊等文娱体验类、桃源工艺术博物馆等文化研学类、《桃花源记》实景夜游类等系列活动,实现演艺、游乐等产业与文化旅游业有效融合。”

  在桃花源小镇,文旅产业发展不再是景区“独角戏”,而是全镇居民的“大合唱”。目前镇区直接或间接从事文旅产业的人员近60%,以“景镇共兴”为支撑、“村镇共荣”为导向、“主客共享”为基础的桃花源文旅融合发展模式呼之欲出。

  随着1986年电影《芙蓉镇》的播出,一座”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火了。从最初的“野蛮生长”,到现在的“有序发展”,这座文旅特色小镇,探索出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

  近年来,芙蓉镇市场化推进芙蓉镇文旅发展,加大景区基础设施建设,深挖土家族文化内涵,创作《花开饰锦》等文创产品,打造从生产到加工再到销售的产品产业链,并推出大型行浸式民族风俗演艺,将夜间的芙蓉镇景区变成由山水瀑布、吊脚楼、石板街组成的超级大舞台,满足游客观演体验,实现了从数量规模向质量效益的转型升级。

  如今,电影中的“刘晓庆米豆腐店”也成了旅游景点,店主人的家庭环境,也翻开了崭新一页:“以前家里穷得不行,现在条件好了很多,一天最多可以卖一两千碗米豆腐,忙个不停。”

  “我们希望大家来到芙蓉镇,在文化上有说头、景观上有看头、休闲上有玩头、住宿上有选头、购物上有买头、餐饮上有吃头。”芙蓉镇副镇长肖军介绍,芙蓉镇里90%的餐饮住宿接待设施、商业购物等业态,都是当地居民的金饭碗。

  古镇每年带来的千万级旅游人气,带动着周边十几个村的土特产、手工业、种养殖业的发展。肖军提到,未来景区还将拓展研学亲子游、土家特产溯源游等产品,把游客从芙蓉镇导流到周边乡村,实现“白天乡村游、夜晚古镇留”的产业大格局。

  在两年的特色小镇建设推进过程中,湖南也摸索出一条特色道路:从把握定位、分类发展、典型引路等方面紧扣内涵,高位推动特色小镇建设;从政策扶持、专项支持、宣传推介等方面完善政策,积极扶持特色小镇建设;从抓规划引导、抓项目支撑、抓评估监督等方面强化抓手,推动特色小镇高质量发展。

  路子对了,小镇里产业之花尽情绽放,湖南特色产业小镇的花园也已是万紫千红:2020年,仅20家特色文旅小镇贡献文旅总收入就达168.51亿元;15家工业特色小镇缴纳税收13.5亿元;首批农业特色小镇吸纳就业人数21.19万人。

  春和景明,迎着大好春光,50家特色产业小镇踏出奋进的步伐,在三湘大地铺就通向乡村振兴的产业发展之路。查澳门六合天天彩现场直播